| |




翻开相册,回头看娃娃以前的照片,低头看身旁酣睡的小人儿,竟有些难以置信——我们的小宝贝就快要满一岁,从婴儿升格为幼儿。

娃娃不光是父母基因的拷贝,还是父母人生记忆的链接。小爱爱稚嫩的一举一动,无不投射着我们自己的影子,牵引我们转回到遥不可及的童年记忆,那时候经历相似事物时的感受和情绪,或欢笑或涕哭,朦胧而清晰。

原来为人父母的意义是远远超乎哺育孩子本身。正像身为一对孩子母亲的俊曾所鼓动:有了自己的娃娃,就等于可以和他们一起从头经历一遍人生。现在终于有了体会。这种辛苦忙碌中蕴藏着的美妙,大概只有做了父母才能体会得真切。

尽管梅一家离开夏市去了遥远的南方,我们依然感激在心。包括最初鼓动我们要孩子、如今远在名古屋的柳彬,以及后来加入说客阵营身在克里夫兰的丽萍等新旧友人,没有她们肺腑之言的敲打,大概这辈子会无缘于为人父母的幸运,包括这般踌躇满志为女儿写日记的欢愉。


有一件日本往事,一直萦绕在心——当年在仙台,曾与妈咪翻山越岭去定义山寻访一种乡野名吃“油炸三角豆腐”。定义山上有座塔,塔高五重,塔边有座庙,以专供祈求怀孕生子而远近闻名,我们事先不知,兴致勃勃跑进去参访。登上庭院最深处的庙宇,迎面一块很大的祈愿板,上面密密麻麻缀满的,全是想要宝宝的信男善女寄托心愿的小纸鹤。那时我们哪有生养小孩的念头,尴尬之余赶紧退堂,旁人恐怕以为我们也是爬山涉水来求子的罢。

回到寺庙大门,回头望林荫深处那座高高的庙堂,突然心中一热,好像有所醒悟——世上芸芸众生,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如愿为人父母。在这远离都市的崇山峻岭中,竟还有这么多人就为这么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愿望,或许终其一生在祈祷、烦忧甚至痛苦……而我们这些捏着入场券的人,却躲得老远迟迟不肯入场。会不会有一天,我们手里的票也会作废,轮到真得来定义山求神拜佛?

不久后,在NHK(日本放送协会)任教的班上,新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妈妈,连她的名字都还没来得及记住,她便将一对一大一小的日本人偶亲自送到了我们所居住的会馆。由于先前去宫城有名的温泉乡鸣子滑雪时看到过,一看便知是鸣子所产的日本名贵人偶。只是恰巧我们不在,会馆门卫铃木先生代收了下来。铃木先生手捧那套赠礼转交给我时,不住地感叹礼物很昂贵,说按日本习俗除非是特别亲近的人,一般不会破费送如此厚礼。

这让我们格外珍惜和好奇。后来得知,那种类型的木偶是特地用来送给求子心切的人的吉祥物。虽然身为老师,但课上课下与大家都是无话不谈的朋友,何时何地的见闻自然也都告诉过。莫不是那位新来的老妈妈,无意间得悉了我们曾开车去过定义山的事?

多想向那位老妈妈当面致谢!

遗憾的是,在她随礼所附的信中,告诉了我们她将不日举家搬往外地去和自己的孩子居住,就此特地向我们道别……那位仙台妈妈的出现,至今是个未解的谜,她仅上过两次课便到新年聚会,新年伊始送来这对人偶,便悄然离去,没留下新地址也没留下电话号码,宛若特意安排的相识相会,俨然神的信使。那一头纯然如玉的银丝,老花镜后面温柔的眼神,至今难以忘怀。


我们后来一直把那两个木偶端端摆放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,每日出门进门都可看到,不为祈子,只为纪念那位仙台妈妈和她送达的情谊。

临别日本前,我们将那对日本人形一分为二:大的送给了与妈咪同在一个研究所的小蓝姑娘,小的则随身带来大洋这端。

如今,那个日本人形依然摆在如今的家中显眼的地方。善良活泼的小蓝是否发现了我们藏在那木偶里的悄悄话呢?

那位仙台妈妈,要是也能得知多年以后我们的女儿降临人世的消息,她该有多欣慰!可以说,正是仙台妈妈那份特别的祝福,让我们开始留意感知上帝手持礼物等我们前去领受的慈祥目光,令我们最终更改了人生路线,走入了为人父母的行列。

我们自知那位仙台妈妈今生是无缘知道这个消息了,生命这列车离开那个站就再也不会返回,老妈妈今在何处?是否安康如旧?……我们因此给小瑷玛起了一个日文名:爱子。等她大一点可以记事时,我们会告诉她这个名字的由来以及家中这个木娃娃的故事。

感谢生活,感谢来自神的启示和恩赐,感谢爱爱挑选了我们今生今世来作爸爸妈妈,感谢曾为我们送来神的启示和旨意,送达幸运的仙台妈妈,感谢许多不曾晤面的友人。

仙台留下了我们不可胜数的美好记忆,仙台妈妈的人间真情今生今世始终萦绕在心。

歌曰:“月亮走我也走……”

快乐十一月,我们的玥儿!你是灯塔,你就是方向,我们永远跟着你走!

(图左起:仙台妈妈;右起:惠子、侊子……)





爸妈当年在日本所居城市:仙台
背景歌曲:《青叶城恋歌》
青叶城,仙台古城垣。此曲日本家喻户晓,歌唱的就是仙台这座森林之都(森の都)
(视频爸爸作于2008早春)

by 山茱萸 | 来自 本站原创 | 夜晚 2004/11/12 19:13 | 分类: 文字 NON-IMG BLOG | 锁定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726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