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|

【作者】王婉秋  摘自《广州日报》

  女儿从小洗盆浴,第一次淋浴很不情愿。然而,当她看到喷头洒下的串串水滴时,立刻着了迷。刚刚会说话的她渴望地伸出了手去:“我要拿!”我笑着腾出一只手,接了一捧水,倒在她手上。在她欣喜地去抓时,水从她张开的指间滑落,片刻之间就一滴不剩。于是,她崇拜地看着我,在她看来,能抓住水的妈妈,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。可是,任我再怎么小心翼翼,我也不可能将那似水的时光掬捧在手中,只能看着它在我的生命中流过。在时光的长河中,我的生命不过是其中的一小朵浪花,尽管时光已将它冲积成一部流年的历史,可除了相熟的人,谁也不会去读它。

  灯下,常常翻阅这部历史的人大概只有我自己吧。再知心的朋友,也总有一份自己的生活要过;再亲密的爱人,也自有一部自己的历史要读。而时光之河又不同于寻常之水会发出淅沥之声提醒,它只是静静地不经意地流过。所以在翻阅时,我常常遗憾地发现,许多精彩的瞬间都在这不经意中卷入波涛,消失不见。

  所以,我希望女儿不要为了完美的肌肤上出现痦子之类的斑点而烦恼,要知道那每一点都在告诉她,她曾经享受了多少阳光,就像我的每一条皱纹都在提醒我有过多少欢笑的机会,每一根白发都在暗示我有过多少快乐的无眠。

  似水流年,流过我心,荡漾出一份纯然的感激。
Tags: ,
by 山茱萸 | 来自 广州日报 | 晴 2006/09/29 19:20 | 分类: 文摘 DIGEST | 锁定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3807)